学院全景
 
您的位置: 首页 > 信息服务 > 媒体漳卫 > 正文
《闽南日报》无语良师 我替他们述说故事
2020-04-07 16:06   审核人:   (点击次数:)

4月7日,《闽南日报》第3版专版报道了我院部份遗体捐献者的故事。15位捐献者的遗体,留在了星际娱乐总站。他们当中,有副师级的八路军战士,有归国华侨,有大学老师,有懵懂的少年,还有刚刚出生、尚来不及取名的婴孩……他们被尊称为“无语良师”,业界也称之为“大体老师”。他们将自己的躯体奉献给医学——

“宁愿让医学生在我身上划上千刀,也不愿他们在病人身上错划一刀”。

一套军装,又或是一副眼镜、一幅画作,甚至还有小朋友的游戏机,这些遗体捐献者的遗物静静地放置在星际娱乐总站医学伦理教育馆的橱窗内,以凝固的姿态告诉世人,它们的主人曾经来过,又留下了什么。

清明时节,记者来到星际娱乐总站,了解这些“无语良师”遗物背后的故事。

 

全省首例捐赠遗体夫妇

奉献一生,把身体也留给国家

“当我们与世界告别时,难道不该留下一点什么吗?对于这个养育了我们的世界来说,最好的道别就是留下身上的那些对其他生命有用的东西。”这是全省首例捐赠遗体夫妇、归国华侨邱振兴和陈瑞琴,生前在捐献遗体公证仪式上的讲话。

生以中国人为荣,寸心寸力回报社会;死以捐赠身躯为义,一肤一发写衷情。如今,他们的讲话稿成为一份遗物,静静躺在星际娱乐总站的医学伦理教育馆内,供人瞻仰。

邱振兴和陈瑞琴,生前是印度尼西亚华侨。1960年10月,一纸香港侨利公司的船票,把他们一家人送上了“大宝安”号,由此踏上归国之路。船发印尼泗水,遥抵广东黄埔,他们成为国家接待的第三批归侨。几经辗转,最终被安置在龙海双第华侨农场。

彼时正值困难时期,双第华侨农场也处于拓荒起步阶段。邱振兴与其他归侨一起扛起了锄头,而他的爱人陈瑞琴则在当地学校任教。当时的条件实在太艰苦了,为了生存,邱家甚至开始变卖从国外带回来的物资,勉强度日。

后来,一部分人选择了离开,但回到祖国怀抱的邱振兴夫妇誓不言退,因为,祖国是他们心心念念的地方,脚下踩着的就是亲爱的故乡。还在印尼时,他们就牵挂着远方的祖国。新中国成立后,每逢国庆节,他们都在家门口挂上五星红旗,以示庆贺纪念。

在印尼期间,邱振兴和陈瑞琴夫妇俩就一直以乐善好施扬名。他们常年救济困难华侨,不图回报,每逢国内遭受自然灾害时,他们还会与侨胞们发起义卖、募捐等活动,把款项寄回国内。归国后,苦乐相间,但他们不改初心、从不抱怨,甚至瞒着子女,悄悄用退休金资助残障学生。

“在祖国的怀抱里,退休后又领了三十多年的退休金,现在没有什么好回报社会的,就让遗体回报国家、帮助他人。”生前,陈瑞琴没少对女儿念叨。她从小就有一个愿望,希望成为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但终究没能实现,“捐献遗体”,也许正好是她实现年轻时梦想的另一种方式。正因如此,当他们夫妇把一家人叫到跟前,告知决定共同捐献遗体的想法时,孩子们一点也不惊讶。

2002年4月,邱振兴夫妇致信福建省红十字会,表达捐献遗体的心愿。2003年4月7日,两位老人同时签下遗体捐献意向书,并办理了公证手续。经福建省红十字会确认,他们是福建省首对自愿捐献遗体的夫妇。2007年和2016年,邱振兴夫妇先 后过世,遗体全部捐献给星际娱乐总站。

至此,这对归国华侨终于双双完成生前遗愿。

☉本报记者 朱俊辉

 

走过枪林弹雨的“老八路”

这里,是他心中的归宿

一身戎装,倥偬半生;一面党旗,满腔赤诚。

在星际娱乐总站的医学伦理教育馆内,摆放着已故老八路军战士、遗体捐献者刘琦的遗物,那是一身绿军装,在它的旁边,还整齐叠放着一面党旗。

“爷爷过世时,唯一交代的后事就是‘他想穿着军装走’。”清明雨纷纷,愈发思先人,说起自己的祖父刘琦,孙女刘晓露思绪回潮,竟至哽咽,带着我们一起走近那位戎马半生的山东汉子。

刘琦生于1924年,山东文登人,1941年9月参加革命,从此踏上军旅生涯。他一路征战,参加过抗日战争、淮海战役、渡江战役、上海战役和解放福建的战斗。

枪林弹雨下,他屡立战功,荣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四次、嘉奖二次;烽火岁月中,他火速成长,历任连队通信员、军大学员、团政治部宣传干事、师文化科副科长、师青年科科长、师独立工兵营政委、团政治处主任、团副政委、政委等职。

一路南下,他最终留在了漳州。1981年10月,刘琦住进漳州军分区第二离职干部休养所,成为一名副师职离休干部。

作为一名军官,他爱兵如子、惜兵胜己。在儿女的记忆中,在职时的父亲,很少在家与家人共处,大多是与战士们在一起。每年的大年夜,顶替士兵站岗对他而言是常有的事。为了让自己的士兵离开军营后乐业安居,奔忙于部队干部转业事宜的他,甚至放弃了参加女儿的婚礼。作为一名父亲,他纯粹正直、不徇私情。大女儿从部队退伍分配工作时,本想靠父亲的关系去个好单位,但面对请求,他却始终不肯点头。这样的事情多了,儿女们也习惯了。

2003年,刘琦在看到一则关于遗体捐赠的新闻报道后,第一次郑重地向家人表达了意愿:“在我生命结束后,不搞遗体告别,不开追悼会;当心脏停止跳动后,穿上军服,盖上党旗,即把遗体交给人民,由医务系统进行医学病理研究。”

2009年5月的一天,老人家在市红十字会工作人员的陪同下,来到星际娱乐总站,参观了人体生命科学馆和医学伦理教育馆。参观后,即在人体解剖综合实验室里认真填写《志愿捐献遗体申请登记表》,并郑重地交给了市红十字会和学院遗体接受站。

2011年5月29日,87岁的刘琦走完了他的风雨人生路,并以令人敬佩的方式,完成了遗体捐献。

“我是唯物主义者,我是共产党人。自入伍以来,就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我一生的宗旨;尤其是加入中国共产党后,我就把我的一生包括生命交给了党的事业;活着的一生是为党和人民服务的一生,死后也属于党和人民。”

生前,他就立下了这样的遗嘱。如今,他真的做到了。

☉本报记者 朱俊辉

 

不再启动的游戏机 寄托永不消逝的爱

在一排遗体捐献者的遗物中,我们注意到一个特别的存在——儿童掌上游戏机。它是那个年代流行的玩具,如今却孤零零地躺在那里。时光倏忽,十载有余。

我们不知道,这个遗物的背后,深藏着怎样的故事,也不敢贸然打扰。我们只知道,它也许曾是那个孩子最喜爱的东西,是父母之爱在这个世界上有形的传递。

游戏机的小主人与大多数人一样,是父母眼中的天使、掌上的宝贝。当短暂的生命在这个世界上画上句点,他的父母,必然承受着无尽的悲痛与无奈,但之后的选择,则是父母对生命、对孩子更深切的理解。以小小身躯写就的大爱,那又何尝不是一种延续与寄托?

☉本报记者 朱俊辉

 

上一条:中国共青团:星际娱乐总站志愿青春在行动
下一条:漳州电视台:缅怀“无语良师” 致敬生命
关闭窗口
Baidu
sogou